Park_oneya

会发一些不着调的事物,哈哈哈。

致亲爱的你/主伯贤

.
最终还是去了V。
到那儿时,云安琪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,浑身起红点点,忽而想起她酒精过敏,连忙把她送到医院。
挂了点滴后,云安琪便迷迷糊糊的醒来了,朦胧里,她抓住了和安的手。
和安,我求你一件事。行吗?
和安抬起眼帘看了看她。
和安,你里伯贤远一些行吗?
听了这话,和安的脸色便有些沉闷了。
云小姐,你都嫁给伯贤了。我没与你争,也没与你抢,你究竟想让我怎样?
对!云安琪忽然激动起来。我是嫁给他了,但有什么用,我们现在还没有孩子,为什么?因为这么多年了他除了那一次连碰都不碰我!
我……
和安刚开口便被云安琪打断了。
.
云安琪指着和安,眼睛发红,嘴里冲出来的酒气让和安有些难受。
你连孩子都有了!可我和伯贤呢?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!你知道吗?如果不是你总藕断丝连,如果不是你总暧昧不清,不肯放手。伯贤他现在早就事业有成,家庭圆满了!
云安琪忽然激动的抓住了和安的手。
和安,我求求你。你放了伯贤吧,也放了我,也放了世勋和言轩,放了我们这两个家。行吗?
忽然沉默了。
你真的爱他吗?安琪。
爱,我敢确实我的爱绝不少于你。
我会放手的。你放心好了,就当……
云安琪睡着了,和安看着她,眼里的情绪晦明不定。
安琪,你担心太多了。我了解他,他肯细心照顾你,便愿与你细水长流。你永远不会知道我多羡慕你。
.
和安拿起云安琪的电话,走到窗边。
嘟——嘟——嘟——
怎么了?我现在很忙,等会儿……
我是和安。
和安?怎么了?
安琪住院了,你来下吧。
嗯,我现在就过去。
没多久,边伯贤的车便出现在楼下空着的车位上。
询问了病房号,边伯贤压抑着心里日日夜夜的思念一步步的走向病房。
你来了。
嗯。边伯贤的声音有些颤抖。我来了,你怎么在这儿?她怎样了?
哥,她没事。我……
.
边伯贤似是被泼了一盆冷水。
等等,你刚才叫我什么?
和安抬起头直视着边伯贤的眼睛,没有察觉自己眼里早已噙满了泪。
哥。
和安被自己浓重的鼻音吓了一跳。没有想到啊,以为放手会很轻松,结果说这些话时心里宛如刀割一样。
边伯贤眼里原本看见和安亮起的光又暗了下去。
那个,哥,你既然来了,我就先走了。
嗯,我送你吧。
不用了,世勋在楼下等我呢。
嗯。
那,哥,再见。
和安急匆匆的说完话,立即转身走了。顺带擦掉了即将掉下的泪。
.
到楼下时,吴世勋连忙走了过来。
怎么这么慢啊。嫂子没事吧?
没事,走吧。
吴世勋帮和安打开车门后,便坐进车里。
嗯,那咱快点吧。吴言轩那小子,今年都三岁了,还缠着你。都是你给惯的。
和安笑了笑,不可置否。开玩笑回了他一句。
怎么,还怕争宠争不过孩子?
这句话似是惊到了他,他坐在车里半天没说一句话。
嗯,怕。
吴世勋的回答让和安心里一紧。弯弯腰看向车内。吴世勋也正看着她,视线交错。和安清晰的看到吴世勋眼里的亮光。
不过,现在不怕了。
嗯。
和安看着西装革履坐着车里的男人,心里杂着幸福与歉意,吴世勋的嗓音变了,虽还带着奶音,但不仔细察觉根本听不出来。
这个完完全全属于她的少年,终是长大了。但所幸他还是她的。
谢谢。和安说。
.
和安回头看了看。边伯贤还站在原地,医院的白炽灯撒下的光勾勒出他的身影。还是那个样子啊。
和安叹了口气。
我这辈子最好的时光已经全数交与你了,
这二十年里我因你对不起的人太多了,
剩下的岁月里我决定把自己交与我现在的家庭,
交与我现在的孩子和丈夫。
我现在终于明白那句话了,
爱不只是感情,还是一种责任。
伯贤,
下辈子吧。
等下辈子,我不叫边和安,你也不叫边伯贤。
再在一起吧。
她转身坐进车里,吴世勋坐在驾驶坐上眼睛因瞌睡已经有些迷蒙。和安看着他硬撑的样子,忽而笑了。
世勋,我来吧,你睡吧。
踩了油门,打了方向盘,车子掉头离弦而去。
.
虽然现在对你冷漠心里宛如刀割,虽然完全放下你有些困难,但我相信时间。
这次是真的了,再见。
哥。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