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ark_oneya

会发一些不着调的事物,哈哈哈。

致亲爱的你/主伯贤

.
转眼间暑假已经过去大半,眼见毕业旅行就要结束了,看着日渐亲密离不开彼此,宛若情侣的和安和边伯贤,云安琪耐不住了。
云安琪不同以往这次安静地坐在一旁,对于边伯贤和和安惊异的目光不予理睬。她在等一个契机,等一个可以完全毁掉和安的契机。
她今天特意选了一个吴世勋经常出现的地方,果然,吴世勋来了。
.
嗨!你们怎么在这儿?
吴世勋自来熟的坐在和安旁边,用他带着奶音的话语问着。
啊。这不毕业旅行要结束了嘛,我们在这儿准备吃次饭,你来不?
没等和安开口云安琪便说了起来。吴世勋怀疑的看了眼云安琪。
好啊,你们在这儿等我一下,我去对我哥说一声。
吴世勋说着便离开了,临走时他经过云安琪旁边。
我警告你,别像以前一样动什么歪心思。
云安琪的的眸色沉了下来,在心里低语。
对不起,会让你失望的。
.
晚上的时候云安琪不知道从哪里叫来的朋友,一众人吃吃喝喝,玩着游戏,输了便罚酒。故意似的,喝酒的一直都在边伯贤,吴世勋和和安三人之间徘徊。
……
和安和吴世勋被甩在床上,云安琪笑了笑。啪——关上了门,抱紧了身边的边伯贤,朝另一间屋走去。
早上醒来时,和安觉得自己浑身酸痛,动一下感觉骨头都要散架了,一坐起来,被子便滑下来了。和安捂住嘴不让自己出声,她浑身赤裸,并且全身布满了吻痕,昨晚迷乱的记忆冲进脑海。
迅速的穿上衣服,不顾身上的痛,她披散着头发跑出了屋子。吴世勋被和安的动静惊醒,抬起手想抓住她,最后还是放下了。
.
和安跑到边伯贤的屋门口,准备敲门但一推门就开了,她跑进屋,床上收拾的整洁。眼泪瞬间决堤。
他,不要我了吗?
和安失落的走出房间,隔壁传来女生的低语,门微微合着,和安知道推门而进很不礼貌,但她有种直觉觉得边伯贤就在里面。
云安琪拿着手机在玩,身上是自己给边伯贤买的衬衣,边伯贤坐在床边一言不发的扣着衣扣。
眼泪止不住似的,边和安一直警告自己不准哭,没什么可哭的。她转身准备离开,却撞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。
对不起,和安。
是吴世勋,嗅着他身上的气息,边和安哭的更凶了,吴世勋衣服前襟被哭湿了一大片。
.
似是哭干了眼泪,她不再哭了,吴世勋牵起和安的手准备离开。边伯贤见此连忙走过来抓住了和安的手。
和安,你听我解释。
和安咬了咬牙,甩开了边伯贤的手。语句里满是哭腔
抱歉,我姓…边。
.
只不过一个夜晚,四个人的关系变得复杂难理。
回去的路上一切都是那个样子,似乎什么都没发生,但他们彼此心知肚明,什么都发生了。
一切都结束不了了,一切都变得难以挽回,难以预料了。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