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ark_oneya

会发一些不着调的事物,哈哈哈。

致亲爱的你/主伯贤

.
高考结束了。
和安从考场里出来,脑子有些眩晕。扶着柱子缓了缓。
你怎么了?
听着那年糕音就知道是他,和安抬起头,眨了眨眼,但是无济于事,她依旧看不清眼前的吴世勋。眼前似是遮了一块薄纱,看什么都是模模糊糊的。
没事。
和安说着晃了晃脑袋,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。脑子越来越难受了,和安扶着额头晃晃悠悠的走着。吴世勋看见和安这个样子,便跟在她后面。
和安!
意识溃散前似是听见了伯贤的呼叫。和安嘴角扯起一丝嘲讽。
怎么可能啊,他根本不在这个学校考试。
.
和安醒来时,旁边是趴在床沿儿上睡着的吴世勋。看着吴世勋的睡颜,和安不自觉的入了迷。
他长得,可真好啊。
由于一直扭着脖子,便动了动身子,她动的幅度很小,但吴世勋还是醒来了。
吴世勋伸了伸懒腰,揉了揉迷蒙的睡眼。
醒了?
嗯。
那我们走吧。
出来医院时外面正在下雨,淅淅沥沥的。
吴世勋将书包里的雨伞拿出来,撑开,一张小纸条飘了下来。和安刚准备捡起来,吴世勋就将纸条捡起来看都不看就扔掉了。
不用管它,我们走吧!
.
不知道为什么一向爱说话的吴世勋这一路上特别安静,脸色也不是很好。和安琢磨着,最后还是问了出来。
你怎么了?
没事。
那张纸条是谁写的啊?
我哥。
嗯…你似乎不太喜欢你哥。
还行吧,毕竟他是我唯一的亲人了。
啊?你爸妈……
去世了。
到这里和安不知道该怎么接了,便低下头不再言语。和安拦了一辆计程车,和吴世勋说了再见便走了。
后视镜里映着吴世勋撑着伞的身影。和安心里莫名的觉得压抑。
他的过去不简单吧。
.
估完分报完志愿后,毕业旅游便开始了。
地点定的是海边,今天是出发的日子,和安一大早就起来了,顺带叫起睡得死沉的边伯贤。他睡得很沉,还时不时发出小狗般的呜咽声。
她心想,只有这个时候伯贤才最真实吧。
边伯贤洗漱完毕后,二人便开始收拾东西。收拾完吃过饭也就差不多到启程的时候了。
云安琪一早便到了,缠着边伯贤。和安暗自翻了个白眼。
吃的差不多了,和安便放下碗筷安静的回屋了拿行李了。
.
一路上云安琪聒噪个不停,吵的和安心烦意燥。于是她戴上耳机闭目养神,但不一会儿便睡着了。
边伯贤看见和安睡着了,觉得车里的冷气开的有些足了,便从背包里拿出薄毛毯给和安盖上,细心的掖好角之后才放心下来。看着她睡意席卷而来,边伯贤靠着和安睡着了。
云安琪从前座回来时看见这幅场景,手不自觉的攥成了拳头。
到达目的地时,云安琪只叫醒了边伯贤。边伯贤迷糊中地嘱咐云安琪记得叫醒和安,云安琪立即答应,边伯贤便放下心去宾馆了。
.
喂!醒醒!
和安揉了揉眼。
怎么了?
姑娘!你不能总在我这车上呆啊。
和安原本的睡意立刻风消云散,拿着背包就从车上下来了。
果然啊,有了云安琪,我在不在都无所谓了吗?
和安情绪低落了下来,脑子里一片混乱。
嘿!
和安顺着声音望去。
是你啊,为什么我狼狈的时候你总是出现啊。
少年逆着光跑来,带着大海特有的清新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