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ark_oneya

会发一些不着调的事物,哈哈哈。

致亲爱的你/主伯贤

.
快高考了。
我和伯贤平时都是在家里学习,学校组织的考试从不参加。但这次由于要高考了,我们需要去学校照一下证件照和毕业照。
坐上车了,我叽叽喳喳说个不停。心里真的很激动啊,在家里学了那么久,记忆中学校的样子还停留在孤儿院的掉了灰的墙,这下终于可以看看传说中的学校了。
伯贤还是一如既往,认真的听着,嘴角带笑,偶尔回我两句。
车开的很快,大约半个小时便到了。
.
看着眼前的校门,心里暗暗倒吸了一口气。
伯贤在前面不紧不慢地走着,我跟着他来到了操场。操场上人很多,都穿着一样的衣服,个个笑容灿烂。我看着他们,嘴角也不禁扬了起来。
这大概就是我们这个年纪应有的青春朝气吧。
我扭头看了看伯贤,他仍是笑着,带着于同龄人不符的稳重。我看着他入了迷。
少爷,小姐。这是你们的校服,请随我来。
换好之后,对着镜子照了照。还不错嘛。
一出更衣室便看见了伯贤,他站的地方微微有些逆光,但我仍能感觉到伯贤带着笑意的视线。
脑袋死机了。
重启。失败。
这就是边伯贤啊,无论做什么,无论是什么样子,都能牢牢地抓住我的心,锁住我的视线。
.
来来来,同学们。微笑着看镜头啊!
1、2、3,茄子。
咔嚓——咔嚓——
照了几张照片之后,高中也基本上就结束了。一周后就高考了,这下子和伯贤在一起学习的机会便小了,也不知道能不能和他在一个大学了。
12年就这么过去了,自己似乎真的离不开伯贤了。被周围的离别愁绪感染了,自己也开始胡思乱想。我看了看他,他身边有一个女孩,他们说说笑笑。
心里难受,被攥住一般。
我深吸一口气,揉了揉有些湿润的眼眶,离开了人群,坐在塑胶跑道上的阴凉处,低着头。
.
嘿!美女,在这儿干嘛呢?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啊。
一道声音从头顶传来,夹杂着奶气。
我抬起头。眼前的人儿让我惊呆了,他五官有些妩媚却也硬朗,带着些稚气。眼睛弯弯的,像个月牙,嘴唇微微抿着。
那刻心里想什么呢。
like a angle.
像。伯贤一样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