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ark_oneya

会发一些不着调的事物,哈哈哈。

致亲爱的你/主伯贤

可是,事情偏偏就是这么奇怪。
该上课了,由于跳级的原因,六岁的我读二年级。在一大群孩子中算不上特殊,但也有些不同。
那时的我长期营养不良,皮肤偏惨白,发色也有些枯黄。
教室里很安静,没有了平常的纸团乱飞。
站在讲台上的年轻少妇在老师俯在老师耳边低语了几句。
和安,你过来。跟着那位阿姨走。
离开后,教室里一阵唏嘘,又恢复到平常的样子。
.
你叫和安,对吧。
少妇走在前面,拉着我的手。似乎是为了照顾我,她迈的步子很小,走得也不快。我抬头看了看她,旋即又低下头来。是陈述句。
是。
和安啊,从今天起你就叫边和安了,是边家的二小姐,以后你只要陪着你哥哥就行了,明白吗。
又是陈述句。我抬起头,犹豫了下。
…妈妈,哥哥是谁啊?
少妇听了之后笑了。
和安,我可不是你的妈妈。我只是照顾你哥哥的管家。走吧,阿姨带你去见你哥哥。
然后,我就见到了他。
这一生我都不会忘记他吧。我想。
.
见到他时,他坐在床上靠着床头皱着眉在喝药。
那时是什么样子呢,阳光并不灿烂,只是轻轻地撒在他的身上。他穿着棕灰色的睡衣,皮肤白皙,我站在门口,扶着门没有向他走近。药喝完了,他抬起头看见了我,嘴角微微翘起。我在孤儿院从来没见过那么精致的男孩。心砰砰地跳。
少妇立在门边,推了推我。
愣着干什么?快过去吧,记得叫哥哥。
我平复了下心情。深吸一口气,朝他走了过去。
哥…哥。
他又笑了,我看着他,他的嘴巴变成了可爱的四方形,眼睛弯弯的。完了。我想。心又砰砰砰地跳。我连忙低下头不敢再看他。一只漂亮的手出现在视野中,顺着手向上看。他还是笑着。
你好,我叫边伯贤。我的妹妹。

评论